🎐一庭之夏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唯艾君倾 • 短篇】我曾听说

-  一直想写的一个片段,内容乃胡编乱造。
-  推荐BGM:青石巷 - 魏琮霏 。

>>>>
    我一直有意无意地观察着那个翻看《红楼梦》的男人。

    这是他来店里借阅这本书的第七天,我留意他也并不是因为其他,单纯是对他做此选择的好奇和一丝源于相同兴趣的惊讶。

    他读得很慢,许久才翻一页,偶尔皱眉,目光凝住不动。我想,大概还是吃力的,半文言和生僻字本就苦手,寻常没耐心的人早就放弃这本书了。这样的情况我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兴致勃勃地过来一口气借了上中下三册结果一个小时后就灰溜溜地离开,从此就没有下文的,大有人在。四大名著的名头,听着俗气又老套,跃跃欲试想去挑战的人很多,但既是古文,免不了晦涩难懂,究竟坚持下来的有多少,真心喜欢而不是奔其名头的又有多少呢。

    我看着那个男人平静的面容,突然想过去和他说上一两句话。

    于是我走进隔间,将新煮好的咖啡倒上两杯,悠悠地端到男人的桌边,将一杯轻轻放在他面前。

    他寻声抬头,惊讶又疑惑地看着我。

    我面不红心不跳,笑着对他撒谎:“本店一周年新出优惠政策,本周内进店阅读即赠送饮品一杯。”

    他恍然地礼貌一笑,颔首说道:“谢谢老板。”声音温润,竟是一副如玉的好嗓音。

    我在他对面落座,在他不解的目光中继续解释道:“抱歉打扰你了,只是我很喜欢红楼梦,又留意到你好些天都在看这本书,所以冒昧地想和你聊聊。”

    他了然,但很快就露出无奈的神情,说:“说来惭愧,这本书真是难读,很多不认识的字,意思也不大读得懂,读到今天已经是难得了。老板你既然是喜欢红楼梦的人,想必多有研究,我没到那个层面,怕是和你没办法激烈讨论了。”

    我不由得一笑,说道:“放心好了,我也只是个爱好者,不是什么见解不俗的红学大家。只是听你所说,感觉平日里你不太阅读这样的书——啊,我是指古文。怎么会想去看红楼梦呢?毕竟你知道的,琐琐碎碎的日常小事,还是女孩子更喜欢。”

    “哈哈,三国演义我还是看过的。不过老板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很少看这类书,光认字就花费了不少功夫。”他毫不在意地自我调侃了一番,“说来有点肤浅......我是因为里面的一首词才读的。”

    “词?葬花吟?芙蓉女儿诔?”我估摸着说出了几个名字。

    “嗯......其实可以说是一首歌吧?叫枉凝眉。”

    “啊,这个啊,书中太虚幻境曲子《红楼梦》的第二首。是有这么一首词曲。”

    但他摇摇头:“我是说我听我朋友唱过这首歌,初听平平,后来不知怎么就总是想起它的曲调和歌词,所以一时兴起找原著看看。”

    我讶异:“你的朋友唱得上去?在影视剧中我也听过,自己也哼哼过,可是女高音啊。”

    他合书一笑,神情中突然带上了一丝自豪模样:“他是真厉害,女声唱的比女孩子还好,高音更是了不得,我也是佩服得不行。”

    “好听的女音我只知道玉先生。”

    “从此你还会知道秦艾德。”他打开手机音乐的播放界面,对我示意:“介意我放一下吗?”

    我表示求之不得,于是他从容点开歌曲,放起了这首促使他走进这家店的曲子。

    在咖啡若隐似无的香气中,我们两人无言地听着唱词咿咿呀呀,曲调婉转悲戚。不多时一曲唱毕,我想了一想,才开口念道:“此曲散漫无稽,不见得好处,但其声韵凄婉,竟能销魂醉魄。”然后看向他,接着说:“这是书中宝玉的体会。从前看的是文字,今天才算是如临其境。你的那位朋友,声音是真好,难得是唱出了感情。”

    他深有体会似的点头赞同:“我从前也总是夸奖他,明明真心实意,但他总不以为然,反倒说我呆。”说着叹了一口气,无奈又好笑。

    我听他语气,好像抓住了什么,不由地心中一动,下 意识问:“从前?”

    他搅拌着咖啡的手一顿。

    看到他的反应,我内心磕噔一声,暗暗自责口无遮拦,听到如今,早该知道他和他那位名为“秦艾德”的朋友有许多过往,既是他二人之事,从前如何,如今如何,都不应该由我来发问和刺探的。

    我尴尬地道歉:“嗯......抱歉,我下意识就,希望你不要介意。”

    或许是真的不甚在意,或许是书店别无旁人所以毫无顾忌,又或许是书和词曲带来的回忆排山倒海,需要有人一起分担,出乎意料地,他对我安抚一笑,宽慰道:“没关系,也不是什么隐私不能见人的事。我和他确实很久没有联系了。”

    实情被他轻巧倒出,但我却不能平淡听去。我观察了一下他的神情,明白他是真的不介意聊这个话题,才可惜地问道:“为什么?”

    无奈的笑容又出现在他脸上,他说起秦艾德三个字的时候,语气和表情复杂,但总以无奈占据上风。

     “有时候,哪里有那么多原因。其实仔细看去,就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从前你们是很好的?”

    “嗯。”他抿了一口咖啡,右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书的封面,“他很了解我,那个时候我和他进了一个社团里......嗯,姑且称之为社团吧。许多事情我是第一次接触到,而他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人心、自我、直面过去,他教会了我很多。”

    “良师益友,当是如此吧。”我喃喃地附和。

    “是啊,良师益友。说实话我们还要更好点,我们成为了一个组合,那段时间算得上朝夕相处。”

    我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住在一起?”

    他闻言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解释:“社团是二次元的。兴趣爱好使然,所以我就进去了。”

    我笑着说:“不曾想遇见了他。”

    他也笑了。

    我斟酌了一下语句,继续问道:“那后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发生过许多事情,也许是我还不够好,总之后来就是那样了吧。现在看回去,觉得恍如昨日,好的不好的统统都过去了。相遇便是幸运了,也无谓是否联系。”

    我直觉有些事不应深究,故没有多问,只安慰他道:“他知你心,你知他心,也就足够了。”

    他轻轻一笑,并未说话。

    这场短暂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他临走前,我将这本《红楼梦》送给了他,称之为“赔罪”。他执意不收,但在我的坚持下他最终妥协,笑着与我道了别。

    无意中打扰已是抱歉,更毋论探听了他珍而重之的过往。尽管他并不介意,但我知道不是所有惨淡的经历被翻出来都会痛彻心扉。有些痛苦的记忆,历经岁月的洗涤,最后只能记得彼时曾为之辗转反侧、泪流满面,但那种难过的心情,却再也无法重现,努力回想也只能徒增怅然,眼泪却是一滴也落不下来了。

    但可怕的正是这种怅怅然的心情,似有所得,若有所失,教人无所适从。

    从那天之后,这位男人就再也没有来过书店,我们也再没遇见过。我独坐书店时,依旧有人来借红楼梦,有比他更深入研读的,也有潦草掠过的。只是再也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一句一字读得艰难,却依旧为了一个人、因着一首歌坚持了七天。或许有,但我始终是个局外人,不得而知,无从所获。况且有些故事,一个就已足够。

    后来我上网搜索过后,惊喜地找到了秦艾德的这首歌。再次点开时,咿呀唱词,婉转曲调,就像那名男子放的一样。细细听去,唱的竟像是他们那个尚有留白的故事了。

    听着听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男子在离去前告诉我他的姓名是“文君也”。但只不知他们的组合又是什么名字呢?

-------------
Fin.

写在后面:
     嗯,依旧只是自己想写很久的一个短小脑洞,以书店老板的角度去听一个故事。其实说到底,我们不都是书店老板吗?他们的故事,我们听过,参与过,但依旧有许多留白,有许多未知的遗憾。不过相遇已经很好了;我知你,你知我,也很好了。

    做个局外人就挺好的。

    这一篇真真假假,都是我的脑洞,不必对分离原因产生什么争议。我也特意略去不提了。

    算是刀.......吧?最近三次多有不顺,可能有点致郁。
万事不过遗憾二字最让人感慨,我想写出他们的遗憾。

    感谢阅读。

    以及,告诉我他们的组合叫作————

【唯艾君倾 • 短篇】信箱底层

-  没啥内容,文艺三十题的第14题。
-  创作时所用BGM:secret - 茶太。配合食用更佳。

>>>>1

         文君也下班回家时,发现院子墙外那个墨绿信箱的锁由于风雨侵蚀,终于不堪斑斑锈迹脱落了。说起来他和秦艾德搬到这庭院式民居时,不是没有发现院子外墙上有着一个老旧的弃信箱。可是它藏在爬满外墙的绿色藤蔓中,像是历史留下的装饰,意外地十分和谐,又由于铁门上有着新的签收箱,故而两人都没有在意。
        文君也走过去,掏出餐巾纸将锁包起来,正欲转身时,突然内心一动,轻轻掀开了这个信箱。
        信箱的底层,赫然躺着一封微微泛黄的信。

>>>>2

        秦艾德恰好今日休息,撸起袖子将家里里外外地清扫了一遍,看着窗明几净的房子,顿时满足感就涌上来了。她提起两袋垃圾,正准备出门扔掉,结束今天的清扫。这时门锁响动,文君也开门进来,看到她,愣了一下问道:“小艾,你这是......干嘛去?”
         “让开让开,扔垃圾去,正好我手没空,你别关门,我一会儿就回来。”秦艾德举起两袋垃圾示意了一下,绕过文君也出了门。
        “等等,”文君也赶紧拦住她,将适才的锁从袋口的缝隙扔了进去,“我刚好扔个垃圾。”
         “这什么?听声响挺沉的。”
         “墙外面不是有个信箱吗,锁掉了,我就捡起来了。”
         秦艾德瞄了他一眼,笑着调侃:“好素质,好公民。”然后不等文君也反应抬腿就跑,留下文君也一脸哭笑不得。

>>>>3

        不多时秦艾德回来,看到文君也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封信,不由地凑过去好奇地问:“哪来的信?”
        文君也推开秦艾德伸过来的手:“就是从那个信箱里拿出来的......等会儿你手洗了没有?”   “废话少说,我在院子里洗了。给我看看。”秦艾德不由分说一把抢过来,细细打量起来。
        这是一封不知其岁月的信,曾经雪白的信封如今已经泛黄,还有雨水打落后铁锈晕开的痕迹,信封纸面不再平整,坑坑洼洼地仿佛装载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奇怪的是,这封信没有署名,没有地址,什么都没有。
        秦艾德迟疑起来,她捻了捻信,说道:“有厚度,看来里面不是空的。是不是之前院子的主人的?”
        文君也摇摇头:“不知道啊,我们搬过来的时候房子的主人就已经搬走了,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应该是前主人的吧。”
        “估计也联系不到了,我们都搬过来好几年了。那这个,”秦艾德举起信扬了扬,“怎么办?”
        文君也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秦艾德犹豫了一下,突然抓住文君也的手,兴奋地说道:“嘿!文念兄长!要不我们拆了看看?”
        文君也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你又叫这个出戏的名字......”
        “这不是重点好吗!”  
        文君也拿过信,为难地说道:“不太好吧,不如还是尽力联系一下之前的主人?”秦艾德翻了一个白眼,说:“你是不是忘了,之前我们关于仓库漏水的问题,问过中介前主人的电话,中介可是说打不通了哦,你怎么联系。”
        “可是......”
        “哎呀没可是了,我们搬过来都六年了好吗?而且说不准这是广告呢。”
        文君也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姑娘,终于无奈地妥协了,他在秦艾德睽睽的目光下轻轻撕开信封口,取出同样泛黄的信纸,展开。

        “其实我一直都想给你写一封信......”

        文君也和秦艾德抬起头对视了一眼。
        “你看,小艾,这果然是写给前主人的。是私人信件啦。”
        “是你拆开的,不关我事,略略略。但是既然拆开了,你就不好奇吗,你就不想看下去吗?”
        “......好吧。”
        两人继续把目光放回到信上。

       “其实我一直都想给你写一封信,可是当笔尖触碰到纸面,我又觉得,我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了,多到我不知道如何开始,多到我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结束。可是那天下午你对我说你要搬家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等你远远地离开我,见到更多美好的人,见识到更多精彩的事,我和这临海的小镇能带给你的记忆,又会存在多久呢?所以我要狡猾地用这封信把你的记忆延长点,最好是让你长长久久地记住我。”

        秦艾德看到这里,用手肘蹭蹭旁边的人,说道:“诶,我怎么感觉这是情书呢?”
       “啊?是吗?”
       “文念兄长,你好蠢啊。好的我知道你要说你只是反应慢,那你看下去,绝对是情书,阴差阳错没能成功接收那种。”
        “话都给你说了,我还说什么?”文君也捏了捏眼前人的脸,然后继续看起信来。

        “关于你的记忆,是从球场上的你开始的。很多女孩子都说打篮球的男孩子真的很帅很帅,这种事我当然是知道的啊,要不然我怎么会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呢?你知道我脸皮薄,做不来大喊加油那种事,我只能静静地陪你到最后,看你运球经过我身边,然后悄悄地背对对手给我一个眼神,看你压哨抛出一个反击的三分球,看你带着胜利的微笑大汗淋漓地走向我。这种感觉,我没有对你说过吧?是真的让人觉得幸福,我相信你也是一样的心情。”

        秦艾德这时突然开口:“好眼光,我也觉得打篮球的男孩子好帅。”然后她顺利地得到了文君也的爱的捏脸。

       “很幸运,能陪你走过高中这三年,虽然我们实在像是地下党一样,毕竟不能早恋嘛。很多朋友都难以想象我会这样做,因为我算得上一个严肃的人吧......我也很无奈,我只是比较爱学习,敢于尝试别的事比如恋爱,就这么让人难以接受吗?她们以前讨论身边有哪些不会在中学时期恋爱的人,一致认为是我是第一人选,后来她们知道了你以后,居然对我说‘如果你是一支股票,无疑我们输得倾家荡产’,这都啥跟啥呀!天知道她们为什么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真是够了......你身边也有这样的朋友吧?问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也不要否认,因为你球队的兄弟有点八卦,问过我许多许多的问题哦。回头你可以盖他们帽了,我支持你,真的。
        思绪太轻像羽毛似的,写着写着就抓不住了。我到底想说什么呢?回头看看前面的话,像是在写恋爱录一样,有点羞耻......那就当我们在聊天吧。假装是我在和你说话,在回忆之前的事。还记得六月那一场大雨吗,就是你忘记带伞那一次,我们撑着一把伞在雨中跳过,衣服湿透了,那时候心里只想着陪你一起淋雨的话,多么狼狈也不怕呀。还记得我们在课桌下悄悄握住的手吗,为了躲避老师的视线也是难为你了。还有那一次我们去海边,看到夕阳下熠熠生辉的沙子,海鸟盘旋在金色的光芒中,时光安静得不像话。然后我们说,已经看过海了,要约定一起去看雪,一起去一座冬天有雪的城市。那一年秒速五厘米上映了,做这种约定,可能是我们都被这部电影感动了吧。
        还有好多好多和你在一起的记忆,现在看来都宝贵的不得了。
        我总是在想,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难以捉摸,不能把握,就算发生了什么,也只能说一句‘缘浅亦无可奈何’作为搪塞。我还想更多地陪伴你,一直想要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大概是不能了。我一直有点惧怕高考,能在一个校园里欢声笑语的日子结束后,东奔西跑的我们到底能用多少时间维系我们的感情呢?你总是不在意的样子,仿佛事情总是会顺利,可是我不能不在意,我会紧张,会不安,虽然我不想浪费我们的时间在这些情绪上。你应该很不能理解吧?不然怎么会和我差点吵起来呢?
        现在你要搬家啦。
        你知道的,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心情一点也不轻松。前天下着很冷的雨,我从学校拿完资料后,说我在公园的花坛等你,可是你和我说早点回去吧,当时是真的真的很失望,因为我那一刻真的特别想见你。其实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可是缘分它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呢?
        昨晚不知为何就那样梦见了你。我们牵着手,一直走着一直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时间。我记得,我们好像知道了已经分离的现实,我们一直没有言语。也不是幸福的空气,这种无言既遗憾又伤感。
        或许因为我曾许下那样的愿望,或许愿望太过沉重无法实现,它以梦的形式让我和你再见了一面。就像我说的,再见已不是能够拥抱的关系,但我们就是要牵着手一路无言,就好像时光还能回到过去似的。
        如果是你,你会把这个梦忘掉还是永远记得呢?”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明明还有千言万语,却戛然而止。 
        两人半晌没有言语,许久,秦艾德才轻轻地开口:“看来是一位小姑娘和一位小伙子未完待续的故事。只可惜,这封写满心情的信没有被男孩子发现,大概男孩子就这样搬走了。”
       “是啊,可惜了。”
       “文念兄长,你说,他们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呢?是就这样分开了吗?有没有重逢呢?有没有一起去看雪呢?”
        文君也笑着揽住窝进自己怀里的秦艾德,没有回答。他看着窗外,橘色的夕阳一束束透进室内,在干净的木质地板映出暖黄的光斑,米白窗帘微微扬起一角,卷起些许金色的尘埃。
        只求相守到白头吗?
        他喃喃道:“谁知道呢......”
————————
        Fin.

写在后面:
        好啦,没啦,真的是啥内容也没有。可以当做段子看,嘻嘻。至于文艺三十题剩下的29题,随缘吧(。)
        然后写的是女神时的秦艾德和文君也相处模式,可能会ooc吧。
        信里的女孩子和男孩子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我也不知道。我只希望唯艾君倾能像我希望的那样,能够平平淡淡地过小日子,然后相守到白头。
        唉。

-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想截个郁闷的表情……
    但是我!依然爱你!

【黄叶】来自仙人掌小姐的神助攻

-   é˜²é›·é¢„警!看题目!有原创神助攻姑娘(仙人掌?)出现!主要从黄少和姑娘的视角描写。

-   cp黄少天×叶修。

-   æŽ¨èBGM:Nyan cat —— daniwellP 

-   å†™å®Œä¹‹åŽï¼Œå¿ƒè™šåœ°å›žæ¥åŠ ä¸Šä¸€å¥ï¼šOOC预警。

 

1>>>

       è‹—淼淼很惆怅。

       æ‰€ä»¥è¯´ï¼Œç©¿è¶Šå·²ç»å¾ˆé›·äº†ï¼Œè¿™ä¸ªæ¢—很有可能会导致看这篇文的胖友直接点叉叉。

       ç©¿ä»€ä¹ˆä¸å¥½è¿˜è¦ç©¿ä¸€æ£µä»™äººæŽŒï¼Œæ²¡æœ‰å©€å¨œçš„身姿,只有浑身硬邦邦的刺,即使能发生跨越种族的旷世奇恋,多拥抱几次,也一定会把心上人扎死吧。

       è¿™æ¸…奇的穿越方式一定会让观众心累。

       å¥¹æƒ³äº†æƒ³ï¼Œå•Šï¼Œå¥¹çš„心也好累。

       æˆ‘可能是穿了个假越。

2>>>

       å¦‚今的苗淼淼是一棵被放在电脑旁的仙人掌,肩负着吸收辐射的伟大责任。

       ä½œä¸ºä¸€æ£µä»™äººæŽŒï¼Œä¸èƒ½åŠ¨ä¹Ÿä¸èƒ½è¯´ï¼Œæ—¥å­çœŸçš„是超级超级无聊。前者是真的不能,后者是苗淼淼怕自己说话后被当成妖怪切了。

       ä½†æ˜¯æœ‰ä¸€ä¸ªèƒ½è®©è‹—淼淼打起点精神的事,就是仙人掌本体的主人略帅,阳光正气。

       å°±æ˜¯è¯å¤šã€‚

       ä½†æ˜¯åä¸‹åŽæˆ´ä¸Šè€³éº¦ç›¯ç€ç”µè„‘十指纷飞的时候,又很帅。

       ä½†æ˜¯è¯çœŸçš„非常多。

       åˆ†åˆ†é’Ÿå–Šâ€œè€å¶pkpkpkpkpkpk”什么的。

       çœ¼ç›äº®äº®çš„,露出小虎牙。

       å—¯ï¼Œè¿˜æ˜¯å¸…。

       ......所以说老叶是谁啊。

       è‹—淼淼有点忧郁,跨种族的旷世奇恋泡汤了。要是这个小帅哥对那个“老叶”没点意思,苗淼淼就改名叫王汪汪。

       å“¼ï¼Œå¸…气的男孩都被帅的男人勾搭走了。

       åˆ«é—®å¥¹ä¸ºä»€ä¹ˆè§‰å¾—老叶帅,猜的。

3>>>

       è¯è¶…多的小帅哥今天居然没说话,反常的摆出只有苗淼淼才会有的惆怅忧郁的表情,然后趴在桌子上用笔一下一下拨着苗淼淼身上的刺玩。

       ......也别问她为什么作为一棵仙人掌会有惆怅忧郁的表情,反正作者就是这么写了。

       ç»ˆäºŽï¼Œè‹—淼淼忍不住了,她觉得她要捍卫她独一无二的标志性表情包的使用权。阳光的帅哥就应该一边刷文字泡一边笑着去追男朋友啊,玩什么忧郁。

       å¥¹çŠ¹è±«äº†ä¸€ä¸¢ä¸¢æ—¶é—´ï¼Œä»™äººæŽŒè¯´è¯å¤§æ¦‚不至于被烧死吧?

       ä½†æ˜¯å¥¹è¿˜æ˜¯å¿ä¸ä½äº†ã€‚

       å¥¹å°å°å£°çš„开口了:“能不要拨我的刺吗?真的很痒......”

       é»„少天:......卧槽?!

4>>>

       é»„少天在内心刷了一万个感叹号,调整了十五次面部表情,站起坐下重复五次,四周观望三次之后才接受了他眼前的仙人掌在说话的事实。

       ä»–突然来劲了,他开口了:“卧槽吓我一大跳,你是智能仙人掌吗,有开关有电池吗,电子产品还是绿色产品?可是我看着你长在土里,是真的仙人掌吧?你是妖精吗?卧槽我养了只妖精!你不会吃人吧!老叶送的这都什么神奇植物啊!老叶不会也是妖精吧!说起来老叶真的蛮妖的......但是这不是重点!活久见word妈!”

     â€œä¸å®¢æ°”我的儿砸。”苗淼淼语气诚恳。

     â€œ.......”

     â€œ.......”

     â€œå¥½å§ï¼Œâ€è‹—淼淼再度开口,“其实我本来是在大山里修炼了五百年的一棵仙人掌,见惯了人世间的红尘纠纷情情爱爱,我觉得你可能需要我的助攻,所以我来了。你今天好忧郁啊发生了什么吗?”

      â€œæˆ‘觉得你语气有点八卦是不是我的错觉......等等,槽点有点多不知道从何开始,为什么你的话风要转得这么快,为什么仙人掌不是沙漠长的而是在大山,还有还有你那句话和‘我本是大山里一株修炼了五百年的王不留行’有点像,你们仙人掌也玩表情包吗?最后就是,其实我觉得你在忽悠我。”

      â€œå¹´è½»äººä¸è¦æ€»æƒ³ç€åå¤§æ§½ï¼Œå‰å°˜å¾€äº‹çœŸçš„不重要。我的名字是苗淼淼,禾苗的苗,水水水水水水的淼淼,是一棵送助攻的仙人掌。所以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忧郁?被老叶爆装备了吗?”

       â€œè™½ç„¶å’Œæˆ‘的人设不符但是今天心情不好我真的不想再吐槽了。你好喵喵,我是宇宙最帅的蓝雨剑圣黄少天,红绿灯的黄,少爷的少,天空的天。”

     â€œå•Šï¼Œå¤šå¤šä½ å¥½ï¼Œå…¶å®žä½ çš„槽点也蛮多的......我的内心有点复杂,这种纯对话讲真不会被读者打死吗?啊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实。总之,你干嘛这么忧郁?”

     â€œ......”

     â€œ......”

       ä¸€äººä¸€æŽŒå¤§çœ¼çžªå°çœ¼ä¸æ˜¯çŽ‹æ°å¸Œæ–—鸡眼了好几秒,黄少天突然哭唧唧地趴下,闷闷地说:“喜欢老叶,喜欢得不得了。可是他退役了,到现在毫无音讯,qq不回,没有手机,也没办法通过一叶之秋在游戏找他,他去哪儿了,我找不到他。你是老叶送我的仙人掌,你有没有通讯功能,你说你是助攻,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说着说着,黄少天突然满怀期望地看着苗淼淼。

       è‹—淼淼有点为难,她看着黄少天亮晶晶的双眼,说道:“可是我真的是仙人掌,并不是对讲机。”

      â€œ.......嘤嘤嘤老叶你在哪!”

      â€œä½ ï¼ä½ åˆ«å“­å•Šï¼â€

5>>>

       ä½†æ˜¯é»„少天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即使找不到老叶真的让人惆怅忧郁,黄少天表示他也不会疏忽比赛和训练,蓝雨一定会蹭蹭蹭哐哐哐当当当一举夺得联盟冠军哈哈哈哈哈!

       è‹—淼淼心想,有什么用,就算你真的比赛训练一如既往地认真,你还不是在收到老叶的联络时喜气洋洋过大年飞流直下三千尺透心凉心飞扬,如果不是你觉得我是老叶和你之间的吉祥物这次比赛暗戳戳把我也带上,我还真的不知道电影名、古诗句以及广告词都能形容一个人欣喜若狂的样子呢。你这样是追不到男朋友的,我跟你讲。

       æ˜¯çš„,老叶联系黄少天了。经过这么久的近距离了解和黄少天有那——么多的屁话科普,苗淼淼已经很了解他们的职业以及老叶退役意味着什么。

       èƒ½åœ¨é€€å½¹åŽè¦æžäº‹æƒ…时找黄少天,说明黄少天对于老叶来讲还是很重要的存在嘛。苗淼淼对于把这个很重要的存在临门一脚从朋友的范围踢到恋人的界内十分感兴趣,以她五百年见惯了红尘纠纷情情爱爱的经历来说,黄少天和老叶,超有戏。即便没戏,也应该自行加戏,恋爱就是这样的啊。

       ç­‰ç­‰ï¼Œå…¥æˆå¤ªæ·±ï¼Œå¥¹è¦æ—¶åˆ»è®°ä½å¥¹åªæ˜¯ä¸€ä¸ªç©¿äº†å‡è¶Šçš„少女。

       äºŽæ˜¯å¥¹è·Ÿé»„少天说,你不能在老叶面前也喜气洋洋过大年,你要展示你可靠帅气的一面,要端着,端着点。

       é»„少天用两百字表达了他对苗淼淼这个助攻的建设性与实用性的怀疑,然后用五百字表达了他在老叶面前就应该是最自然的状态,老叶爱他也应该是爱他最本真的样子,他帮老叶不是为了赚取感情,而是真心希望在追逐梦想这条路上老叶也能和他一样再战他五百年,等等等等。

       è‹—淼淼表示码字中的作者十分委屈,你自己又帅又给力根本不用助攻,这和开始的设想不一样,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6>>>

       åå¹´åŽã€‚

       ......

       å¥½çš„作者真的只是开玩笑跪求观众们把包子的砖头放下。

       è‹—淼淼其实很遗憾,她为什么不是一直只喵,或者汪,或者任意能动的或容易携带的都好啊,好吧电扇和卫生巾就不要了。这样她能更清楚老叶是怎么样的人了,也能看着黄少天是怎么一步一步追到男朋友的。这一定又发糖又虐狗。

       å…¶å®žè‹—淼淼和黄少天插科打屁,但是她知道黄少天是真的很可靠,他会在老叶需要时在立场外全力帮他,他会在老叶离去时目光坚定地跟他说你一定要回来,他在老叶看不到的时候给予老叶足够的尊重,他对自己的感情知根知底,从不犯浑从不退缩。

       ä»–和老叶有共同的梦想共同的追逐,即使不是伙伴,但他知道老叶的梦,知道老叶的痛,知道他们的终点相同。

       æ®Šé€”同归。

       åˆæ€Žä¹ˆå¯èƒ½ä¸ä¼šåœ¨ä¸€èµ·å‘¢ï¼Ÿ

7>>>

       çªç„¶æœ‰ä¸€å¤©ï¼Œé»„少天高兴地举起苗淼淼这盆小小的仙人掌原地跳跃旋转说他和老叶在一起啦在一起啦开心得爆炸啦!

       è‹—淼淼感动得哭了,然后拒绝了黄少天这个无意义撒狗粮的举动。

       å¦ˆçš„把老娘放下,好晕。

       åŽæ¥å†æŸä¸€åˆ»ï¼Œå½“苗淼淼睁眼时,看到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印花壁纸和白纱窗帘,看到从窗帘后透过来的暖暖的阳光,她突然觉得怅然若失。

       ä½†æ˜¯ä¸‹ä¸€åˆ»åˆé‡Šç„¶äº†ã€‚

       åæ­£é‚£ä¸ªè¯è¶…多的小帅哥黄少天和他的心上人老叶一定在世界上或者某个次元哪里幸福地撒狗粮,那么她这棵修炼了五百年只为了吃一口狗粮的仙人掌也该回到自己的生活了。

       ç¥ä½ ä»¬å¹¸ç¦ã€‚

       è¦å¹¸ç¦å•Šã€‚

 

8>>>

      æ‰€ä»¥å®‰æŽ’她穿越到底是为了什么,苗淼淼和作者都陷入了沉思。

 

Fin.

 

无良作者写在后面:

超短。为什么苗淼淼这么快就醒了,因为作者要睡了。

......

真的很ooc。昨天睡前时开的脑洞。

Believe me我对老王爱的深沉。

再说我一个从来不看悲剧也不喜欢悲剧就喜欢happy ending的人为什么第一篇是虐的文啊......

我发si我再也不写悲剧。

踏马的再看一遍发现棵全部写成颗,一颗仙人掌,一颗,颗……

【喻黄短篇】终旅

-  åˆ†æ‰‹åŽå†ç›¸é‡æ¢—。

-  æ— æžœã€‚

-  æŽ¨èBGM: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 å‚本龙一。

 

    â€œæ–‡......文州?”黄少天有点不确定。

       å–»æ–‡å·žå´æ˜¯å¾®å¾®åœ°ç¬‘了笑,嘴角的弧度依旧当年模样,他点了点头,轻道:“少天。”

       é»„少天讪讪地摸了下鼻子,尽管久别重逢,但不能立刻认出对方,多少有点尴尬,平日再多的话语也死在了腹中,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å–»æ–‡å·žç§»åŠ¨ç›®å…‰ï¼Œä¸Šä¸‹æ‰“量了下黄少天,在看到他身上的旅行包后之后,笑眯眯地象征性询问道:“是旅行吗?”

       æŠ›å´æœ€åˆçš„不自然,黄少天很快恢复了平常,闻言,不由地大大翻了个白眼:“obviously,我这装扮出现在这里除了旅行还能是卖艺不成,再说啦你自己都很肯定了嘛还问我,你说你这一问是不是多余了......倒是你,你是路过?出差?我感觉你没有该有的装备,总不会也是旅游吧?”

       å–»æ–‡å·žå¬å®Œè¿™ä¸€ä¸²ï¼Œè„¸ä¸Šç¬‘容没变,心里一个槽却不受控制冒了出来。

       è¿™ç†Ÿæ‚‰çš„味道和配方......

       ä½†ä»–摇摇头,出口的是另一句话:“不是的,我也是旅游,想着到处看看也很好。”

     â€œå“¦åš¯å±…然也是旅游,打脸打脸打脸。那我猜猜哈,我猜猜,在这里见到你的话,你是不是也要去大理古城?”

     â€œä¹Ÿï¼Ÿé‚£çœ‹æ¥æˆ‘们的目的地相同了。”

     â€œå¯ä¸æ˜¯å˜›ï¼æˆ‘早就想去大理古城瞧瞧看惹,不要看我平时好像挺帅气时髦的样子,其实我对水墨古镇的爱意没人能......”

     â€œé‚£ä¸€èµ·å§ï¼Œå°‘天?”

     â€œ......啊哈?”

     â€œæˆ‘是说,剩下的行程不如一起走?”

       é»„少天惊讶得意识飘忽了三秒,三秒钟脑海里掠过许许多多念头,然而最终只是回过神来,看了对面的男子一眼,说了声:“好。”

       å–»æ–‡å·žåˆæ˜¯è½»è½»ç¬‘了起来。


 *************


       åŽæ¥ä¸¤äººæžœçœŸåœ¨ä¸€å®¶è·¯è¾¹çš„咖啡馆内坐下,摊开各自的地图,商量了如何合并行程。

       ä»Žå¹¿å·žå‡ºå‘,越往云南方向走,周遭看到的景色带上的民族色彩也就越来越重。到了大理,则更是如此。他们走进的这家咖啡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馆内的空气到处洋溢着咖啡的淡淡醇香和若有若无淳朴的木香,墙壁上用斑斓的色彩绘着古老的几何图案,挂在墙上的装饰画也尽是本土的风情,随意摆放的点点绿意、棕红的木质构造和暖黄的灯光搭配起来,让人不知不觉变得懒洋洋起来。

       é»„少天在走进这家外表不起眼的名为“南风”的咖啡馆时,还一度和喻文州说“咖啡馆这种小资情调、都市气息的店和大理的感觉有点违和啊”,甫一推开挂着“WELCOME”木牌的玻璃门,踏进店门看清里面的装饰后,又立刻捂着自己的一边脸颊假装哭唧唧地被打脸,结果逗得喻文州崩了人设笑得厉害。

       ç‚¹å®Œå’–啡,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后,喻文州用手背碰了一下自己的脸,揶揄对面的人道:“今天我可是要多了好几条皱纹了。”

       é»„少天表示他很能过滤不必要的打趣,转而直接摊开自己的云南地图,絮絮叨叨地开始讲自己此前的安排,地图上面用笔标注了路线和几个小小的三角形——可见这是他要去重点游玩的地点,而大理则用红笔圈了起来。

       å–»æ–‡å·žå®‰é™å¬ç€ï¼Œçªç„¶ä¼¸å‡ºæ‰‹æŒ‡äº†æŒ‡å¤§ç†ï¼šâ€œè¿™é‡Œæ˜¯ä½ çš„终点站。”这一次,他没有再用疑问的语气。

       é»„少天愣了下,有点无奈的笑了下:“嗯,是啊,所以其实我们一起的路并不长了。”

       è¿™å¥è¯å¤ªæœ‰æ­§ä¹‰ï¼Œæ¼©æ¶¡ä¼¼åœ°è®©å–»æ–‡å·žä¸€é˜µå¤±ç¥žã€‚

       æ˜¯å•Šï¼Œä»Žå‰ä»–们在一起的时光早就过去了。分手已经两年,也断了联系两年。如今遇到,不顾一切开口相邀,只不过是自己看到曾经生命中的阳光,想要再感受一下温暖罢了。往日一起在屋檐下躲过的淅淅沥沥的雨,一起在球场挥洒过的青春飞扬的汗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继续携手同行、分手时酸涩难明的泪水,早就在时间的流淌下蒸发不见,徒留一点点遗憾,惹人追忆。

       è€Œé»„少天看喻文州目光沉沉,显然是在想些什么——且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说到底,黄少天也并不是无意为之,他大致能猜到喻文州相邀时的心情与想法,从前六年的相伴让他们相互知根知底。只是,说他畏缩也好,说他无情也好,这段路就让他们再沉溺一下依稀残存的旧时温柔,但在这之后......

       ä¸è¿‡è‡³å°‘在清醒之前,就先让他们走完这最后一段路吧。毕竟一个人的旅行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你甚至无法和他人分享遇上的那场酣畅淋漓的大雨的味道,有什么好的呢?

        é»„少天也没有再开口。以前他们在一起时,黄少天的话可以多得不得了,但如今他却轻易不再出声。

       ä¸€ä¸ªäººä¼šæœ‰ä¸¤ä¸ªæ¨¡æ ·ï¼Œç»ˆç©¶åªæœ‰ä¸€ä¸ªåŽŸå› ã€‚

       â€”—因为你。

 

 *************


       é‚£åœºæ²‰é»˜åœ¨ä¾è€…端上咖啡后自然停止,两个人结束了各自的思绪,仿佛无事人般继续简单合计了新的安排,闲聊了会儿,就再次踏上了他们的旅行。

       åªæ˜¯è¿™æ¬¡ä¸å†æ˜¯ä¸€ä¸ªäººã€‚

       æœ€åŽçš„结果,到底是喻文州依照一贯随和的性子,顺了黄少天的意,直接取大理古城为下一站,也是最后的目的地。他们已经身在大理,两人的落脚处离大理古城亦不远,只是已经下午5点了,没有就这样赶过去的道理,便在共用一顿简单的晚餐分开回各自的旅馆歇息了。

       ç¬¬äºŒå¤©å¤©å¾®äº®ï¼Œä¸¤äººå°±åœ¨çº¦å¥½çš„地点碰面。从落脚小镇到大理古城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等他们到达的时候,其实时间还很早。在黄少天的提议下,他们从南城门进了城,沿着直通北门的复兴路一路观赏,走走停停。

       æ­£æ˜¯å¤å…¥ç§‹çš„时节,早起已经微凉,临近的洱海和山树给大理古城的空气带来湿润的触感。古城街巷交错,年代久远的老宅在岁月洗礼下更有味道。户外溪渠流水潺潺,沿岸花木扶疏。沿街商铺比肩而设,出售扎染民族工艺品和珠宝玉石等等,曾被黄少天吐槽的民族风咖啡馆和茶馆也随处可见。路边摊摆着各种精致小巧的手信和小饰品,颜色是一贯的多彩,颇具特色。

       é»„少天进古城以来,手中的单反就没有放下过,摄影时对角度和光线也苛刻的很,不像是单纯想留下美景的模样,倒是引得喻文州好奇起来:“少天,你这是要取材?”

       é»„少天闻言终于放下手,咧嘴一笑:“哈哈哈我这是中毒了,杂志社开了个旅游专栏,摄影部分一直是我负责。本来这次只是想散心来着,结果还是忍不住带上了相机。更好笑的是,一来到这里内心第一反应居然是‘哇!全是素材耶!’,没救了没救了。”

       ä¸¤äººç»§ç»­å¾€å‰èµ°ï¼Œå–»æ–‡å·žè¯´é“:“旅游专栏,那看来你这两年跑过的地方不少了。”

       é»„少天顿了一下,卡在了喻文州平淡的说出“两年”上,过了几秒才开说道:“可不是。你呢?这次是怎么想着旅游了?”

     â€œåšåŒ»ç”Ÿï¼Œå·¥ä½œç´¯å‘€ï¼Œè°ƒäº†å¥½å‡ æ¬¡ä¼‘凑出了短暂的假期,出去走走当是散心了吧。”喻文州的语气透着无奈。

     â€œä½ å€’是从了大学的专业做了个本分的医生呢。哪像我,上大学时死缠烂打读了播音传媒,结果半路跑票去了个小杂志社。嗨呀你是没见到我妈的脸,我差点没把她气回老家。”

       ä¸¤äººå¯¹è§†ä¸€çœ¼ï¼Œéƒ½ç¬‘了起来。

       å¹´å°‘时想过什么,做过什么都好,大家现在都只是在生活庸庸碌碌啊。

       æ²¡ä»€ä¹ˆè¥å…»çš„对话继续着,两人一边聊一边逛着越来越多人的街市。

       è·¯è¿‡æŸä¸€é—´è€å®…的外墙时,一直在黄少天身边亦步亦趋的喻文州却突然抢前几步,走近后仰头看了看伸出青石墙的几枝不知名的红花,转过头对黄少天笑着说:“这里挺好的,不如给我拍个照?”

       é»„少天笑他文艺劲儿又上头了,但手一抬,却是很认真地开始找起了角度。

       é•œå¤´é‡Œçš„喻文州还是那样温和。他眉眼柔顺,嘴角永远带着弧度,五官好看得让人心动,站在青墙红花下,抬眸凝视着镜头瞬间,黄少天就有种他在带着笑意看自己的错觉。

       å…¶å®žå–»æ–‡å·žç¡®å®žæ˜¯åœ¨çœ‹ä»–。

       é»„少天想着喻文州好看,但他不知道他自己也是那样的有吸引力。谁都知道黄少天平时嘴上跑火车是惯了的,可是他当认真专注起来,又是谁也比不上的。当时他们的学长叶修评价黄少天是个“可怕的人”,想来也有这样的原因。

       å–»æ–‡å·žçœ‹ç€é»„少天,看着看着,心里突然软了一块,过去相恋那种柔情的心情悄悄回到了心头。

       ä»–那时候,是多么喜欢这个人。

       ä»–慢慢地抬起手,掌心向上,伸向站在他三米开外的人。

       ä»–看见就要按快门的黄少天愣了一下,慢慢放下双手。

       ä»–看见黄少天用复杂难明的眼神看着自己,但那眼神也和自己一样,透着一丝温柔。

       ä»–看见对面的人也慢慢抬起手向他伸来。

 

**********


        é»„少天坐在回程的火车上,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难得地放空了自己。

       è®¸ä¹…。

       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低低地笑了一声。

       ä¸‰ç±³çš„距离呀,三米的距离,两只伸出的手并没能触碰到。也没有人迈出一步,三米的距离就是三米,直到两个人都放下手,也没有变。

       å°±åƒå·²ç»æ—¶è¿‡å¢ƒè¿ï¼Œæ›¾ç»çº ç»“的感情、放不下的心结,交给时间后大都也从各自生活淡去,再也无法改变。

       ä»–突然想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条短信,跟他说一句话,只是按亮锁屏后,又突然做罢。

       åˆ°åº•æ˜¯ä»€ä¹ˆè¯å‘¢ï¼Ÿ

       è°¢è°¢ï¼Ÿå†è§ï¼ŸæŠ‘或是......我爱你?

       ä¸å¾—而知。

 

Fin.

 

无良作者写在后面:

脑洞源于自己的一个梦,其实主要只想写一双没能握住的双手。写到一半差点跑票。

不!我不写了!我要他们好好相爱!手必须牵上!

然后喻文州差点就迈步子走了这三米,好在我意志坚定......

结合BGM更虐。

其中旅游部分胡编乱造,没有去过,有见识不够的硬伤,就......忽略吧。大理古城的描述有参考。

算是入圈处女作呢,献给了喻黄。

感谢阅读。


-      我居然上色了,时隔五个月。
       彩铅樱姑娘的粉色不好配出来啊……
       无耻地打上tag吧。
      

来一发sakura草图不过分。

上色有生之年系列。

自嗨产物。

渣。

渣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