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庭之夏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唯艾君倾 • 短篇】信箱底层

-  没啥内容,文艺三十题的第14题。
-  创作时所用BGM:secret - 茶太。配合食用更佳。

>>>>1

         文君也下班回家时,发现院子墙外那个墨绿信箱的锁由于风雨侵蚀,终于不堪斑斑锈迹脱落了。说起来他和秦艾德搬到这庭院式民居时,不是没有发现院子外墙上有着一个老旧的弃信箱。可是它藏在爬满外墙的绿色藤蔓中,像是历史留下的装饰,意外地十分和谐,又由于铁门上有着新的签收箱,故而两人都没有在意。
        文君也走过去,掏出餐巾纸将锁包起来,正欲转身时,突然内心一动,轻轻掀开了这个信箱。
        信箱的底层,赫然躺着一封微微泛黄的信。

>>>>2

        秦艾德恰好今日休息,撸起袖子将家里里外外地清扫了一遍,看着窗明几净的房子,顿时满足感就涌上来了。她提起两袋垃圾,正准备出门扔掉,结束今天的清扫。这时门锁响动,文君也开门进来,看到她,愣了一下问道:“小艾,你这是......干嘛去?”
         “让开让开,扔垃圾去,正好我手没空,你别关门,我一会儿就回来。”秦艾德举起两袋垃圾示意了一下,绕过文君也出了门。
        “等等,”文君也赶紧拦住她,将适才的锁从袋口的缝隙扔了进去,“我刚好扔个垃圾。”
         “这什么?听声响挺沉的。”
         “墙外面不是有个信箱吗,锁掉了,我就捡起来了。”
         秦艾德瞄了他一眼,笑着调侃:“好素质,好公民。”然后不等文君也反应抬腿就跑,留下文君也一脸哭笑不得。

>>>>3

        不多时秦艾德回来,看到文君也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封信,不由地凑过去好奇地问:“哪来的信?”
        文君也推开秦艾德伸过来的手:“就是从那个信箱里拿出来的......等会儿你手洗了没有?”   “废话少说,我在院子里洗了。给我看看。”秦艾德不由分说一把抢过来,细细打量起来。
        这是一封不知其岁月的信,曾经雪白的信封如今已经泛黄,还有雨水打落后铁锈晕开的痕迹,信封纸面不再平整,坑坑洼洼地仿佛装载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奇怪的是,这封信没有署名,没有地址,什么都没有。
        秦艾德迟疑起来,她捻了捻信,说道:“有厚度,看来里面不是空的。是不是之前院子的主人的?”
        文君也摇摇头:“不知道啊,我们搬过来的时候房子的主人就已经搬走了,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应该是前主人的吧。”
        “估计也联系不到了,我们都搬过来好几年了。那这个,”秦艾德举起信扬了扬,“怎么办?”
        文君也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秦艾德犹豫了一下,突然抓住文君也的手,兴奋地说道:“嘿!文念兄长!要不我们拆了看看?”
        文君也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你又叫这个出戏的名字......”
        “这不是重点好吗!”  
        文君也拿过信,为难地说道:“不太好吧,不如还是尽力联系一下之前的主人?”秦艾德翻了一个白眼,说:“你是不是忘了,之前我们关于仓库漏水的问题,问过中介前主人的电话,中介可是说打不通了哦,你怎么联系。”
        “可是......”
        “哎呀没可是了,我们搬过来都六年了好吗?而且说不准这是广告呢。”
        文君也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姑娘,终于无奈地妥协了,他在秦艾德睽睽的目光下轻轻撕开信封口,取出同样泛黄的信纸,展开。

        “其实我一直都想给你写一封信......”

        文君也和秦艾德抬起头对视了一眼。
        “你看,小艾,这果然是写给前主人的。是私人信件啦。”
        “是你拆开的,不关我事,略略略。但是既然拆开了,你就不好奇吗,你就不想看下去吗?”
        “......好吧。”
        两人继续把目光放回到信上。

       “其实我一直都想给你写一封信,可是当笔尖触碰到纸面,我又觉得,我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了,多到我不知道如何开始,多到我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结束。可是那天下午你对我说你要搬家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等你远远地离开我,见到更多美好的人,见识到更多精彩的事,我和这临海的小镇能带给你的记忆,又会存在多久呢?所以我要狡猾地用这封信把你的记忆延长点,最好是让你长长久久地记住我。”

        秦艾德看到这里,用手肘蹭蹭旁边的人,说道:“诶,我怎么感觉这是情书呢?”
       “啊?是吗?”
       “文念兄长,你好蠢啊。好的我知道你要说你只是反应慢,那你看下去,绝对是情书,阴差阳错没能成功接收那种。”
        “话都给你说了,我还说什么?”文君也捏了捏眼前人的脸,然后继续看起信来。

        “关于你的记忆,是从球场上的你开始的。很多女孩子都说打篮球的男孩子真的很帅很帅,这种事我当然是知道的啊,要不然我怎么会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呢?你知道我脸皮薄,做不来大喊加油那种事,我只能静静地陪你到最后,看你运球经过我身边,然后悄悄地背对对手给我一个眼神,看你压哨抛出一个反击的三分球,看你带着胜利的微笑大汗淋漓地走向我。这种感觉,我没有对你说过吧?是真的让人觉得幸福,我相信你也是一样的心情。”

        秦艾德这时突然开口:“好眼光,我也觉得打篮球的男孩子好帅。”然后她顺利地得到了文君也的爱的捏脸。

       “很幸运,能陪你走过高中这三年,虽然我们实在像是地下党一样,毕竟不能早恋嘛。很多朋友都难以想象我会这样做,因为我算得上一个严肃的人吧......我也很无奈,我只是比较爱学习,敢于尝试别的事比如恋爱,就这么让人难以接受吗?她们以前讨论身边有哪些不会在中学时期恋爱的人,一致认为是我是第一人选,后来她们知道了你以后,居然对我说‘如果你是一支股票,无疑我们输得倾家荡产’,这都啥跟啥呀!天知道她们为什么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真是够了......你身边也有这样的朋友吧?问你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也不要否认,因为你球队的兄弟有点八卦,问过我许多许多的问题哦。回头你可以盖他们帽了,我支持你,真的。
        思绪太轻像羽毛似的,写着写着就抓不住了。我到底想说什么呢?回头看看前面的话,像是在写恋爱录一样,有点羞耻......那就当我们在聊天吧。假装是我在和你说话,在回忆之前的事。还记得六月那一场大雨吗,就是你忘记带伞那一次,我们撑着一把伞在雨中跳过,衣服湿透了,那时候心里只想着陪你一起淋雨的话,多么狼狈也不怕呀。还记得我们在课桌下悄悄握住的手吗,为了躲避老师的视线也是难为你了。还有那一次我们去海边,看到夕阳下熠熠生辉的沙子,海鸟盘旋在金色的光芒中,时光安静得不像话。然后我们说,已经看过海了,要约定一起去看雪,一起去一座冬天有雪的城市。那一年秒速五厘米上映了,做这种约定,可能是我们都被这部电影感动了吧。
        还有好多好多和你在一起的记忆,现在看来都宝贵的不得了。
        我总是在想,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难以捉摸,不能把握,就算发生了什么,也只能说一句‘缘浅亦无可奈何’作为搪塞。我还想更多地陪伴你,一直想要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大概是不能了。我一直有点惧怕高考,能在一个校园里欢声笑语的日子结束后,东奔西跑的我们到底能用多少时间维系我们的感情呢?你总是不在意的样子,仿佛事情总是会顺利,可是我不能不在意,我会紧张,会不安,虽然我不想浪费我们的时间在这些情绪上。你应该很不能理解吧?不然怎么会和我差点吵起来呢?
        现在你要搬家啦。
        你知道的,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心情一点也不轻松。前天下着很冷的雨,我从学校拿完资料后,说我在公园的花坛等你,可是你和我说早点回去吧,当时是真的真的很失望,因为我那一刻真的特别想见你。其实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可是缘分它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呢?
        昨晚不知为何就那样梦见了你。我们牵着手,一直走着一直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时间。我记得,我们好像知道了已经分离的现实,我们一直没有言语。也不是幸福的空气,这种无言既遗憾又伤感。
        或许因为我曾许下那样的愿望,或许愿望太过沉重无法实现,它以梦的形式让我和你再见了一面。就像我说的,再见已不是能够拥抱的关系,但我们就是要牵着手一路无言,就好像时光还能回到过去似的。
        如果是你,你会把这个梦忘掉还是永远记得呢?”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明明还有千言万语,却戛然而止。 
        两人半晌没有言语,许久,秦艾德才轻轻地开口:“看来是一位小姑娘和一位小伙子未完待续的故事。只可惜,这封写满心情的信没有被男孩子发现,大概男孩子就这样搬走了。”
       “是啊,可惜了。”
       “文念兄长,你说,他们的结局是怎么样的呢?是就这样分开了吗?有没有重逢呢?有没有一起去看雪呢?”
        文君也笑着揽住窝进自己怀里的秦艾德,没有回答。他看着窗外,橘色的夕阳一束束透进室内,在干净的木质地板映出暖黄的光斑,米白窗帘微微扬起一角,卷起些许金色的尘埃。
        只求相守到白头吗?
        他喃喃道:“谁知道呢......”
————————
        Fin.

写在后面:
        好啦,没啦,真的是啥内容也没有。可以当做段子看,嘻嘻。至于文艺三十题剩下的29题,随缘吧(。)
        然后写的是女神时的秦艾德和文君也相处模式,可能会ooc吧。
        信里的女孩子和男孩子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我也不知道。我只希望唯艾君倾能像我希望的那样,能够平平淡淡地过小日子,然后相守到白头。
        唉。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