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庭之夏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唯艾君倾 • 短篇】片段记忆

-   完全虚构,学生时代系列,对话流,一个小故事。
-   推荐BGM:樱花树下 - 张敬轩。

>>>>After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那么一回事了。

         “秦艾德,你男朋友又在门口等你啦,你还不快点,让帅气的男生等那么久你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我不需要良心,”秦艾德笑着凑近,捏起同桌的脸,“小妮子,羡慕就直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编排我,说什么......上辈子修来的福?”

         “呸!帅哥只有你家文君不成,快滚快滚!”

         秦艾德一侧身,躲过背后被恼羞成怒扔过来的作业本,笑嘻嘻地走到教室外,对扶着走廊栏杆的男生说:“走啦走啦。”

        文君也接过秦艾德的书包,疑惑道:“你们在里面嘀嘀咕咕说啥,说了那么久。”

         秦艾德斜了他一眼,身边的男生拿着她的书包,有着一张独属于这个年纪的脸庞,混着青春的稚嫩和眉眼逐渐舒展的俊朗,普通的白色校服衬衫不知道会在午后闯入多少个女生的梦中,但偏偏这个人现在只是看着她,也只看着她。

        秦艾德突然开心起来,她挽起文君也的手臂把他往前拖,说:“没什么,就是说了一些小秘密。”

        文君也一脸莫名其妙地被拖着往前走,好久才反应过来放稳脚步,拉起女生的手。

        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有这么个人了。

        哎呀,光是想到这个事实,嘴角就忍不住翘起来了。
        秦艾德这么想着,笑了起来。

>>>>Before

        “请问,秦艾德同学在吗?”文君也抱着一叠资料,敲了敲二班的门。

          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同学头也不抬地拉长声音叫道:“秦艾艾——找你的——”

        哪知好几分钟过去毫无动静,文君也终于耐不住往教室里看,只见一个女生用力的推着旁边趴着桌子的人,一边推一边揪着耳朵喊:“艾艾!艾艾!有人找啊你能不能醒醒!喂喂喂呼叫!老师来了!”

        桌子上小小的脑袋终于动了一下,头发乌压压地散了一手臂,半响抬起来往门口方向看来,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

        文君也看着女生慢悠悠地站起来,脸上还带着被手压出来的浅浅红印,几缕黑发胡乱贴在脸颊边,衬得脸越发白了起来。

        不知为何,他心跳得有点快。

        女生在他面前站定,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他,像是用眼神询问着。

        文君也定定心神,把资料递过去,中了邪似的用很轻的声音说:“嗯,蒋老师说这叠资料你先收起来,明天他讲完新课后再发下去。”

        秦艾德翻了一下资料,终于有了点精神,看着文君也说道:“谢谢。”刚睡醒的嗓音,此刻也是轻轻柔柔的。

        文君也被蛊惑了一样,突然耳根子有点发烫,没有回答就转身急匆匆得走了,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

         她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以前在奈良看到过的小鹿一样......

        打住!不能再想下去了!

        他逃也似的回了班级。

        秦艾德拿着资料,看着文君也的背影飞快地消失在走廊里,转身回到座位上,下一秒就看到同桌凑上来的大脸。

         她吓一跳,警惕地问道:“你干嘛!”

         同桌怨念地看着她:“真好啊.....化学课代表,能和文君也打交道,他那么帅。我也想做化学课代表。”

        “你想接受这个活?你说真的吗?我太开心了。真的话我放学就向蒋老头举荐你。”

        “假的。我只是想接触帅哥,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

        “妈的你去死。”秦艾德恨不得一叠资料拍这个傻逼脸上。

        同桌哈哈大笑,好在上课铃响,智障话题就此打住,秦艾德松了一口气。

        不过颜狗秦艾德在课上分神回想了一下。

        是叫文君也吧?嗯......确实蛮帅的。

>>>>After

         秦艾德坐在单车后座,揪着文君也的衬衫后摆,轻轻地哼着歌。前进带起的风轻轻柔柔地拂过脸颊,让人舒服地想眯眼。

         某一刻她眼尖地瞥到什么,赶紧拍了拍文君也的后背,说道:“文君文君,停下来!”

        文君也如她所愿,停下转身问:“怎么了?”

        秦艾德跳下车来,脸上大大的笑容,把手直直地伸到文君也面前,掌心向上,还晃了两下,说:“我要吃冰淇淋,没带钱。”

        文君也皱眉,很不赞同地说:“说真的,我记得今天是19号,差不多是日子了,吃冰的非常不好。”

         “我都忘了,你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

         “我当然清楚,但是痛起来的后果大概还是你比较清楚,第一次见你时你就痛到趴桌子,你不记得了?”

         “你像我爸,你知道吗?”

         “我知道,你说过好多次了。”

         “是爸爸还不赶紧多宠宠我!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我说不过你,但是今天吃冰淇淋是真的不行,我不会给你买的。”

        秦艾德闻言,泫然欲泣地看着他,小声说:“你变了,你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我......”

        文君也无奈,超级无奈,无奈地不得了,他觉得秦艾德是上天派来整治他的,大概是上辈子做的孽,他拿这个小女生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立起单车支脚,没好气地对秦艾德说:“你等着!别乱跑。”然后走向街的另一侧。

        秦艾德在他背后露出胜利的笑容。

        后来的风继续轻轻吹过。

        少年载着少女在街上掠过,给路人留下视网膜一瞬的影子和隐约消散在风里的话语。

        “为什么买奶茶......还要是热的......”

        “你说呢......”

>>>>Before

       “喂!你没事吧?”

        文君也再想不到,放学时会再见到秦艾德,这时距离第一次见面只是两节课的时间。

        而且还是一个倚着墙角摇摇欲坠的虚弱的秦艾德。

        文君也赶紧上前试图扶起她,女生却只是软绵绵地没力气,说话的声音也弱得几乎只剩下气音。

       “不太好......我可能需要去一下医务室......”

        但医务室的老师现在大概都已经下班了。

        文君也脑子里一瞬做了决定,他抬起女生的手臂,用力撑起她,问道:“这里去医院不算很远,坐自行车的力气还有吗?没有的话我叫救护车。”

        女生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这个动作似乎花尽了她所有力气。文君也顾不得避嫌,支撑着她往前走着,听见她在自己耳边断断续续地说着:“没事......我只是......”

        她最终没有说下去,文君也也顾不得去仔细听,取了自行车,将女生扶上车,叮嘱她扶稳,飞快地朝医院的方向骑去。

        到了医院,手续、挂号,又是一阵忙活。

        最后文君也看着在病床上闭目睡着的少女,她面容终于平静下来,想来痛楚随着输液已经缓解。

        原来,上午看到她脸色苍白,并不是因为本来是那样,而是因为女生的某个原因啊......文君也想到这里,不可抑制地脸红了一下。青春期的男生对异性总有种自以为了解的莫名情绪,但多少还是会不可避免的好奇和羞涩。他说到底,也是个普通男生啊。

         不过,幸好不是什么大问题。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解释了一下,又拜托学校老师联系秦艾德的家人之后,文君也依旧守在病房里。天色渐晚,夕阳红彤彤地染了病房一角,给秦艾德苍白的脸上也抹上了一点红润。

        想起护士姐姐进来换输液时夸他是个好男友,文君也在害羞之余,突然隐约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

        想要她健康地、脸红红地、开开心心地笑着,当然如果身边有个自己,那就更好了。

>>>>After

         秦艾德站在自己家围墙下,摸了摸肚子,遗憾地说:“怎么办,我有点饱了,你奶茶买太大杯啦,今晚吃不下饭了。”

        文君也有点尴尬,他一时头昏脑涨就买了,竟然忽略了这件事。

        秦艾德看他窘迫的神色,忍不住噗嗤一笑,扑到他怀里,软声说:“好啦,奶茶嘛,上两次厕所就没了,你怕什么。”

        说真的,这个安慰真的很煞气氛。

        文君也紧了紧怀里,终于换了恶狠狠的语气:“你......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你还是个女生吗!”

         “我是不是女生,你不是最清楚吗?”

         “......算了,小艾说的都对。”

        这时路灯亮起来,墙上除了花枝疏叶,还有一双亲密的影子。

        少年放开怀里的女孩,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

        女孩笑起来,踮起脚来,吻了上去。

Fin.

————————

写在后面:

        今晚专业作业之余的摸鱼。说真的我的周年贺文,那个大脑洞,依旧停留在1000+字,我觉得我怕是要完了。

         解释一下吧,我一直觉得短篇的遗憾在于,我不能把人物的形象塑造得更丰满,他们是很平面的,性格是我写出来的,并不是跃然纸上、能让人觉得真实的存在。所以我一直致力于长篇,故事叙述型,而不是对话流。当然受限于文力和时间,我的长篇大概是会很就久之后才能产出了。

         这一篇是采用交错的时间线写的,本来还有很多片段,但是因为我要睡了,所以都被我无情砍了......有机会再把那些可爱的小片段写出来吧,就是这么任性。

        不过最遗憾的还是,我到底是个入坑才几个月的人,对文君和艾艾的性格了解不深,把控不好,只能写其表面。比如这次的短篇,我把艾艾在文君面前撒娇的女神面放大,成为本文艾艾的主要性格,但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并不只是一个嘴欠的、只会撒娇的人,相反他很强大。他的性格很有魅力,有各种能品出来的闪亮点,我希望我能在我的长篇中仔细写出来。

        而文文,在这些片段中我把他在艾艾遇到烦恼时的可靠放大。大家不知道还记不记得艾艾曾经遇到过智障,当文文来的时候大家都哭唧唧的说“姑爷!你终于来了,艾艾被欺负了!”那一刻文君对于艾艾和两家妹子来说,真的是可靠而又强大的。

        他们是那么好的真实的人,我能写出来的只是表面,还有相当部分是杜撰,真是不由地让我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写文大手。

        不过,安慰自己,小甜饼随意看看,做个开心,也挺好的,嘻嘻。

         这一次把自己想要说的话都说了,可以简单理解为“对ooc的解释”(无耻老贼住口)

         晚安啦。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