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庭之夏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       她到了六楼,但她没有走进自己的宿舍。
        她趴在栏杆上,在这片土地上只有她所在的楼是高的,所以她看见的不是像家乡那样连绵不断的丘陵,视野很好,她可以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隐隐约约的地平线。
        傍晚六点钟的风依旧温热,但终于脱去了一点热烈骄纵的熏然,说得上温柔。暮色开始从天际向她所在的这方天空合拢,晚霞已经暗下去了,朦朦胧胧地,近视的她不太能看得清所有。但是眼光看远去,在极远的地方有零星的村落,点点在无尽铺开的绿意波涛中,其中有袅袅炊烟从低平的房屋升起。灯晃晃悠悠地亮了起来,在沉沉暮霭中居然很显眼。那面平日里在晴天潋滟的湖也收敛起所有色彩,风一吹过,鸟雀就从湖旁边的树林里展翅而出,向不知何方飞去。
        一切景物都做好进入黑夜的准备。
        她扶着栏杆,莫名地从这辽阔的、此刻又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傍晚中,看到了在乡村的家的模样。她也不是想家,其实离开了这么久,她不太有过想家的感受,即使在最委屈的时候。
        委屈伤心的时候有很多,但她大抵还算得上坚强,她心里这么想着。
        这里可以看见很远的地方,站在这里,觉得一切也不过如此了。这其实就是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好,她最希望走出去,看到更多更多,就像现在这样,至少知道地平线是怎样的。她的家乡除了山,当然还有很多好的,但是都不是她想要的。
        可是她能走到哪里去呢?尽管她说她不想家,但是偶尔,或者在心里,她从来没有抗拒过回到那个小小的世界。不是说它有多么好,只是对于她来说,那是最熟悉的地方。在夏夜,有虫鸣蛙叫和漫天繁星,在初春,有一韭绿意和十里稻香。很小,但是很熟悉。
        但是她还是想走到更远的地方的,尽管可能要独自一人。那就一个人吧,她想。反正她从来没有怕过会孤单会难过和委屈。把熟悉的景色放在心里,把美好的景色映在眼里,把未来的景色握在手里。这真好,就这么做吧。
        一阵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吹过来,扬起了她的头发。
                     ——《六月•飞鸟的轨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