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庭之夏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喻黄短篇】终旅

-  分手后再相遇梗。

-  无果。

-  推荐BGM: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 坂本龙一。

 

    “文......文州?”黄少天有点不确定。

       喻文州却是微微地笑了笑,嘴角的弧度依旧当年模样,他点了点头,轻道:“少天。”

       黄少天讪讪地摸了下鼻子,尽管久别重逢,但不能立刻认出对方,多少有点尴尬,平日再多的话语也死在了腹中,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喻文州移动目光,上下打量了下黄少天,在看到他身上的旅行包后之后,笑眯眯地象征性询问道:“是旅行吗?”

       抛却最初的不自然,黄少天很快恢复了平常,闻言,不由地大大翻了个白眼:“obviously,我这装扮出现在这里除了旅行还能是卖艺不成,再说啦你自己都很肯定了嘛还问我,你说你这一问是不是多余了......倒是你,你是路过?出差?我感觉你没有该有的装备,总不会也是旅游吧?”

       喻文州听完这一串,脸上笑容没变,心里一个槽却不受控制冒了出来。

       这熟悉的味道和配方......

       但他摇摇头,出口的是另一句话:“不是的,我也是旅游,想着到处看看也很好。”

     “哦嚯居然也是旅游,打脸打脸打脸。那我猜猜哈,我猜猜,在这里见到你的话,你是不是也要去大理古城?”

     “也?那看来我们的目的地相同了。”

     “可不是嘛!我早就想去大理古城瞧瞧看惹,不要看我平时好像挺帅气时髦的样子,其实我对水墨古镇的爱意没人能......”

     “那一起吧,少天?”

     “......啊哈?”

     “我是说,剩下的行程不如一起走?”

       黄少天惊讶得意识飘忽了三秒,三秒钟脑海里掠过许许多多念头,然而最终只是回过神来,看了对面的男子一眼,说了声:“好。”

       喻文州又是轻轻笑了起来。


 *************


       后来两人果真在一家路边的咖啡馆内坐下,摊开各自的地图,商量了如何合并行程。

       从广州出发,越往云南方向走,周遭看到的景色带上的民族色彩也就越来越重。到了大理,则更是如此。他们走进的这家咖啡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馆内的空气到处洋溢着咖啡的淡淡醇香和若有若无淳朴的木香,墙壁上用斑斓的色彩绘着古老的几何图案,挂在墙上的装饰画也尽是本土的风情,随意摆放的点点绿意、棕红的木质构造和暖黄的灯光搭配起来,让人不知不觉变得懒洋洋起来。

       黄少天在走进这家外表不起眼的名为“南风”的咖啡馆时,还一度和喻文州说“咖啡馆这种小资情调、都市气息的店和大理的感觉有点违和啊”,甫一推开挂着“WELCOME”木牌的玻璃门,踏进店门看清里面的装饰后,又立刻捂着自己的一边脸颊假装哭唧唧地被打脸,结果逗得喻文州崩了人设笑得厉害。

       点完咖啡,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后,喻文州用手背碰了一下自己的脸,揶揄对面的人道:“今天我可是要多了好几条皱纹了。”

       黄少天表示他很能过滤不必要的打趣,转而直接摊开自己的云南地图,絮絮叨叨地开始讲自己此前的安排,地图上面用笔标注了路线和几个小小的三角形——可见这是他要去重点游玩的地点,而大理则用红笔圈了起来。

       喻文州安静听着,突然伸出手指了指大理:“这里是你的终点站。”这一次,他没有再用疑问的语气。

       黄少天愣了下,有点无奈的笑了下:“嗯,是啊,所以其实我们一起的路并不长了。”

       这句话太有歧义,漩涡似地让喻文州一阵失神。

       是啊,从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早就过去了。分手已经两年,也断了联系两年。如今遇到,不顾一切开口相邀,只不过是自己看到曾经生命中的阳光,想要再感受一下温暖罢了。往日一起在屋檐下躲过的淅淅沥沥的雨,一起在球场挥洒过的青春飞扬的汗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继续携手同行、分手时酸涩难明的泪水,早就在时间的流淌下蒸发不见,徒留一点点遗憾,惹人追忆。

       而黄少天看喻文州目光沉沉,显然是在想些什么——且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说到底,黄少天也并不是无意为之,他大致能猜到喻文州相邀时的心情与想法,从前六年的相伴让他们相互知根知底。只是,说他畏缩也好,说他无情也好,这段路就让他们再沉溺一下依稀残存的旧时温柔,但在这之后......

       不过至少在清醒之前,就先让他们走完这最后一段路吧。毕竟一个人的旅行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你甚至无法和他人分享遇上的那场酣畅淋漓的大雨的味道,有什么好的呢?

        黄少天也没有再开口。以前他们在一起时,黄少天的话可以多得不得了,但如今他却轻易不再出声。

       一个人会有两个模样,终究只有一个原因。

       ——因为你。

 

 *************


       那场沉默在侍者端上咖啡后自然停止,两个人结束了各自的思绪,仿佛无事人般继续简单合计了新的安排,闲聊了会儿,就再次踏上了他们的旅行。

       只是这次不再是一个人。

       最后的结果,到底是喻文州依照一贯随和的性子,顺了黄少天的意,直接取大理古城为下一站,也是最后的目的地。他们已经身在大理,两人的落脚处离大理古城亦不远,只是已经下午5点了,没有就这样赶过去的道理,便在共用一顿简单的晚餐分开回各自的旅馆歇息了。

       第二天天微亮,两人就在约好的地点碰面。从落脚小镇到大理古城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等他们到达的时候,其实时间还很早。在黄少天的提议下,他们从南城门进了城,沿着直通北门的复兴路一路观赏,走走停停。

       正是夏入秋的时节,早起已经微凉,临近的洱海和山树给大理古城的空气带来湿润的触感。古城街巷交错,年代久远的老宅在岁月洗礼下更有味道。户外溪渠流水潺潺,沿岸花木扶疏。沿街商铺比肩而设,出售扎染民族工艺品和珠宝玉石等等,曾被黄少天吐槽的民族风咖啡馆和茶馆也随处可见。路边摊摆着各种精致小巧的手信和小饰品,颜色是一贯的多彩,颇具特色。

       黄少天进古城以来,手中的单反就没有放下过,摄影时对角度和光线也苛刻的很,不像是单纯想留下美景的模样,倒是引得喻文州好奇起来:“少天,你这是要取材?”

       黄少天闻言终于放下手,咧嘴一笑:“哈哈哈我这是中毒了,杂志社开了个旅游专栏,摄影部分一直是我负责。本来这次只是想散心来着,结果还是忍不住带上了相机。更好笑的是,一来到这里内心第一反应居然是‘哇!全是素材耶!’,没救了没救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喻文州说道:“旅游专栏,那看来你这两年跑过的地方不少了。”

       黄少天顿了一下,卡在了喻文州平淡的说出“两年”上,过了几秒才开说道:“可不是。你呢?这次是怎么想着旅游了?”

     “做医生,工作累呀,调了好几次休凑出了短暂的假期,出去走走当是散心了吧。”喻文州的语气透着无奈。

     “你倒是从了大学的专业做了个本分的医生呢。哪像我,上大学时死缠烂打读了播音传媒,结果半路跑票去了个小杂志社。嗨呀你是没见到我妈的脸,我差点没把她气回老家。”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年少时想过什么,做过什么都好,大家现在都只是在生活庸庸碌碌啊。

       没什么营养的对话继续着,两人一边聊一边逛着越来越多人的街市。

       路过某一间老宅的外墙时,一直在黄少天身边亦步亦趋的喻文州却突然抢前几步,走近后仰头看了看伸出青石墙的几枝不知名的红花,转过头对黄少天笑着说:“这里挺好的,不如给我拍个照?”

       黄少天笑他文艺劲儿又上头了,但手一抬,却是很认真地开始找起了角度。

       镜头里的喻文州还是那样温和。他眉眼柔顺,嘴角永远带着弧度,五官好看得让人心动,站在青墙红花下,抬眸凝视着镜头瞬间,黄少天就有种他在带着笑意看自己的错觉。

       其实喻文州确实是在看他。

       黄少天想着喻文州好看,但他不知道他自己也是那样的有吸引力。谁都知道黄少天平时嘴上跑火车是惯了的,可是他当认真专注起来,又是谁也比不上的。当时他们的学长叶修评价黄少天是个“可怕的人”,想来也有这样的原因。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看着看着,心里突然软了一块,过去相恋那种柔情的心情悄悄回到了心头。

       他那时候,是多么喜欢这个人。

       他慢慢地抬起手,掌心向上,伸向站在他三米开外的人。

       他看见就要按快门的黄少天愣了一下,慢慢放下双手。

       他看见黄少天用复杂难明的眼神看着自己,但那眼神也和自己一样,透着一丝温柔。

       他看见对面的人也慢慢抬起手向他伸来。

 

**********


        黄少天坐在回程的火车上,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难得地放空了自己。

       许久。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低低地笑了一声。

       三米的距离呀,三米的距离,两只伸出的手并没能触碰到。也没有人迈出一步,三米的距离就是三米,直到两个人都放下手,也没有变。

       就像已经时过境迁,曾经纠结的感情、放不下的心结,交给时间后大都也从各自生活淡去,再也无法改变。

       他突然想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条短信,跟他说一句话,只是按亮锁屏后,又突然做罢。

       到底是什么话呢?

       谢谢?再见?抑或是......我爱你?

       不得而知。

 

Fin.

 

无良作者写在后面:

脑洞源于自己的一个梦,其实主要只想写一双没能握住的双手。写到一半差点跑票。

不!我不写了!我要他们好好相爱!手必须牵上!

然后喻文州差点就迈步子走了这三米,好在我意志坚定......

结合BGM更虐。

其中旅游部分胡编乱造,没有去过,有见识不够的硬伤,就......忽略吧。大理古城的描述有参考。

算是入圈处女作呢,献给了喻黄。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80)